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论坛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健康彩票车险海淘应用酒香
网易 > 网易河北 > 正文

教育部回应四川联名信 至少1所高校办儿本专业

2016-02-25 14:30:07 来源: 华西都市报
0

在2016年四川省两会期间,华西都市报连续报道的“儿科医生荒”现状,引起了省政协委员们的热议。1月26日,在政协医卫和福利保障讨论小组,省政协委员们拿出了行动:一封《致教育部部长袁贵仁的信》在委员们手中流转,14位省政协委员联合签名:请求教育部恢复本科专业目录中的儿科专业,希望通过高等教育,为社会提供更多的儿科医生人力资源。

不到一个月后的2月24日,在国家卫计委和教育部联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高教司副巡视员宋毅回应:教育部将儿科学专业化教育前移,力争到2020年每省(区、市)至少有1所高校举办儿科学本科层次专业教育。

卫计委:

建议调整儿科劳务价格,让儿科医生获得合理报酬

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生计生委科教司副司长金生国介绍,针对儿科医师紧缺现状,卫计委在加强人才培养方面主要采取了四项措施。

一、加强儿科专业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2015年,招收儿科住院医师3976人(儿科3677,儿外科299),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正在成为我国儿科医师培养的重要途径。

二、与教育部深化医教协同改革,教育部十分重视,他们积极支持有关高校举办儿科本科教育,并且对下一步进一步扩大招生培养的规模也做出了安排。

三、启动了儿科医师转岗培训。2015年,在中央财政的积极支持下,在中西部地区开展儿科医师转岗培训,制定培训方案,拟转岗培训儿科医师1820人,目前各有关地方正在按照国家要求有序推进这项工作。

四、加强儿科医务人员针对性继续医学教育。2014—2016年,全国继续医学教育委员会共审核公布了1770项儿科专业相关的继续医学教育项目,年增长率达到33%。

此外,还通过进一步深化医改来更加有效地增强儿科岗位吸引力,吸引更多的优秀的高中毕业生来学医,吸引更多的医学毕业生来参加儿科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同时也可以有效地减少在职在岗儿科医生的流失。

我们建议,在进一步加强财政支持的情况下,通过部门协同调整理顺儿科医疗技术劳务价格,使儿科医疗保健服务的劳动价值能够得到合理补偿,同时建立符合儿科特点的人事薪酬制度,使儿科医生在为社会提供优质儿科医疗保健服务的同时,获得合理报酬,尊重儿科医师就是爱护我们的儿童。

教育部:

2020年力争使儿科医师达到14万人以上

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高教司副巡视员宋毅说,为适应“全面两孩”政策对儿科医生的迫切需求,教育部正在积极采取措施,加强儿科医学人才的培养。

一、深化面向基层的全科医学人才培养工作。深入推进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免费教育工作,为基层每年培养5000名左右从事儿科等各科常见疾病诊疗服务的全科医学人才。

二、进一步扩大儿科医学专业研究生招生规模。要求38所高水平的医学院校增加研究生儿科专业招生数量,力争到2020年达到在校生1万人。

三、积极主动承担儿科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工作。积极支持各地开展儿科住院医师培训,推进儿科学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要求高等医学院校进一步发挥高校附属医院的人才和资源优势,积极配合卫生计生行业部门做好儿科医生在职进修和培训工作。

四、进一步加强儿科学科专业建设。在目前儿科医生岗位吸引力不足的情况下,从“入口”吸引一批优秀生源从事儿科医疗服务。根据卫生计生行业部门对儿童医疗服务体系建设规划,教育部将儿科学专业化教育前移,力争到2020年每省(区、市)至少有1所高校举办儿科学本科层次专业教育,促进院校教育与毕业后教育的有效衔接。

教育部高教司农医处王启明处长补充道,到2020年,力争儿科医师达到14万人以上,每千名儿童拥有的儿科医师数达到0.6人以上。

预测

15至20年后儿科医生荒可能得以缓解

阆中市人民医院副院长蒲世军说,在儿科医生荒的背景下,全面二孩政策会对儿科医生需求更大。

他说,如教育部从2016年开始恢复儿科本科专业,医学生一般情况是5年后才毕业,毕业后再花3年接受规范化培训再上岗,首批学子在8至10年后才能上岗。

蒲世军预测,最近5年儿科医生荒还会持续,如果国家加大了儿科医生的培养力度,在15至20年后儿科医生荒的情况可能得以缓解。

对于教育部提出的“进一步扩大儿科医学专业研究生招生规模。要求38所高水平的医学院校增加研究生儿科专业招生数量,力争到2020年达到在校生1万人”的措施,他认为,从本科开始培养儿科医生效率会更高一些。

业界声音

阆中市人民医院副院长蒲世军:恢复本科儿科专业非常有必要

针对相关职能部门提出来的让资深的内科医生通过培训转岗儿科医生的措施,蒲世军认为,这要辩证地看待。“这是两个不同的专业,从理论上讲,得不到业界的认可,尤其难以得到儿科医生界的认可;但是,如果从社会宏观上考虑,不行也得行。”

“恢复本科儿科专业非常有必要,立即恢复还算不晚!”有着30多年从医经验的蒲世军认为,当年做出医学专业的调整就不科学。

还有医卫界人士认为,从短期来看,让内科医生经过培训转岗为儿科医生能解燃眉之急;但从长期来看,还得依赖于教育部门提供系统的人才培养。

川北医学院党委书记李成军:如果通过审批,今年将招60至120人

去年,川北医学院就向教育部申报了儿科专业。

尽管尚未开学,川北医学院党委书记李成军一直密切关注着审批进展,他期待着教育部早一点批准学校开设儿科专业。

李成军说,川北医学院还开设有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无论是理论还是实践,我们儿内科和儿外科的师资和教学资源都实力雄厚,我们做好了准备迎接儿科本科专业的到来。”李成军说,假设他们的申请被批准,首届儿科本科生招生数量也不会太多,预计在60至120人。

全国政协委员罗良娟:应提高儿科医生待遇

全国政协委员、四川省人社厅副厅长罗良娟一直密切关注儿科医生荒的话题。

罗良娟说,通过研究生阶段培养儿科医生最大的弊端是这部分儿科医生不容易流向基层,会导致基层孩子们看病难,一股脑儿挤往大医院。因此,在本科阶段培养儿科医生,恢复儿科本科专业对于夯实基层人才,对于国家提倡的分级诊疗都非常有必要。

她提醒相关部门:在教育部放开本科儿科专业口子后,还要防止无人报考的情况出现。

为何没有人愿意从事这个职业?为何学了儿科的还要转行?

她说,还需要管理部门和医院在制度层面上提高儿科医生的待遇,医院在考核儿增时,要回归公益属性,让儿科医生有更多获得感,体面执业。她认为,待遇方面,医院应该通过制定相关制度,保障儿科医生的收入在医院至少处于平均水平。

同时,她也呼吁社会上对儿科医生多一份理解,为他们营造一个更好的执业环境。

基层医院儿科医生更紧缺

内科医生兼儿科

在持续关注“儿科医生荒”话题过程中,记者了解到,基层卫生院的儿科医生更为紧缺,好多乡镇卫生院几乎看不到儿科医生的影子。

案例

乡镇卫生院几乎没有儿科医生

阆中市凉水镇有1.6万人,镇卫生院服务该镇及周边金城、红土和石滩等乡镇人口共计5万余人,其中,0至6岁的孩子有600余个,加上周边前来看病的娃娃,该医院日常服务0至6岁的孩子上千人。

镇卫生院院长曹礼同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我还没听说周边哪个乡镇卫生院有儿科医生。”当然,他所在的医院也没有一名儿科医生。

近日,正值娃娃生病的高峰期。每天,都有10多个患儿找曹礼同看病。

“我也不是儿科医生,我的专业是内科。”曹礼同说,与其他很多医生不同的是,他曾在阆中市人民医院儿科进修过一年,因此,对付一些感冒、发烧、腹泄等简单疾病还是没问题。但是,遇到稍微复杂一点的病,他就感到了压力。他说,由于儿科服务的对象表达能力有限,又称为哑科。医生望闻问切中的问,只能依赖孩子的监护人,在农村,绝大多数孩子是留守儿童,老年人的表达能力也有限,再加上基层卫生院检查手段有限,因此,对儿科的诊断更多凭医生的经验。

“我们一般把病情略微复杂的患儿向上级医院(阆中市人民医院)输送。”曹礼同说,往往家长需要赶车两个小时才能到阆中。他透露,每年,凉水镇卫生院流向阆中市人民医院的患儿达600人次左右。

影响

让“分级诊疗”成为空谈

从2015年起,医卫界多了一个热词“分级诊疗”。

国家卫计委将其纳入当年重要任务,此后,“分级诊疗”的理念通过各级媒体的宣传,如旋风一般刮遍全国。分级诊疗的核心是让小病在社区,大病进医院,实现患者合理分流,为大医院减压,解决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顽疾。

儿科医生的紧缺,能否让娃娃看病实现分级诊疗?

凉水镇卫生院院长曹礼同说,“基层医院没有足够的儿科医生,这只会加剧娃娃看病难,让分级诊疗成为空中楼阁。”

重庆医科大学相关负责人也认为,基层儿科医生的数量和结构强大了,这样,病人才会留在基层医院,才能真正实现国家医改要求的分级诊疗制度,通过病人的分流分级就诊来破解“看病难”和“医生荒”。

尴尬

给5万元安家费,还是招不到人

儿科医生荒,并非一朝一夕,早在六年前,阆中市人民医院就看到了这个苗头。

从服务的人群来看,城区的就诊量加基层医院转诊来的病人,每年,阆中市人民医院要为10万人次病人提供儿科就诊服务。

儿科的患者就诊的需求在不断增长,为了满足人民群众的需求,在最近几年,医院加大了人才引进和培养力度。目前,医院一共有17名儿科医生资源,但一部分仍处于学习阶段,还有一部分外派援非,真正在岗的儿科医生只有9人。每天每个医生要给近百名娃娃看病,几乎没有休息的空隙。

阆中市人民医院副院长蒲世军说,医院为了招揽儿科医生,早在几年前就给学儿科专业的本科生开出5万元安家费的条件,但依然吸引不到人才。为此,医院招临床专业本科生时,把“在儿科就医”列入了入职的条件。

一所大学的坚守重庆医科大学儿科学院:每年年初,儿科毕业生就被“抢”光了

1998年,教育部《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中不再单独设置五官科学、儿科学、中医外科学等临床二级学科,合并调整为临床医学和中医学。

在儿科学专业退下的浪潮中,重庆医科大学成了为数不多的坚守者,始终都办有临床医学(儿科学方向),招收5年制本科生。

近15年来,全国培养儿科医生6000余人,重庆医科大学儿科学院就培养了3138人,占比将近一半。

“这一办学政策来之不易,当时重庆医科大学校长周雅德等一批儿科专家向教育部汇报儿科专业的特殊性,终于获得保留临床医学(儿科学方向)的办学资格。”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院长李廷玉回忆,经积极争取,当时只有重庆医科大学、中国医科大学等少数几所儿科教学历史悠久、师资力量雄厚的医学院校,继续以临床医学专业(儿科学方向)的模式坚持儿科专业人才培养。

“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模式培养以儿科专业为特长的临床医生和儿科高级医学人才。”李廷玉说。

对于人才需求,医院最有发言权。记者从成都几家受访的医院了解到,每年招儿科医生,他们最希望到重庆医科大学招人才。一家实力强劲的综合型医院人力资源部主任甚至说,“我们去重庆医科大学组团招人时,有些医院甚至给我们打招呼,你们还是给我们留一点人才哈!”

“我们的学生有着扎实的临床技能和良好的专业素养,这也是用人单位十分肯定我系学生适应临床能力强的原因之一。每年年初,我们的毕业生就被用人单位抢光了。”李廷玉说。

儿科医生如何炼成?培养一名儿科医生8至10年时间,花费近20万元

从一名医学院的学子到穿上白大褂为孩子们看病,一个学子经过怎么样的过程才能成为一名儿科医生?

阆中市人民医院副院长蒲世军介绍,如果这名学生本科阶段学的不是儿科专业,大学毕业后要花一至两年考证,还要经过至少3年规范化培训后才能上岗。当然,穿上白大褂在儿科坐诊,要当一名好医生,又至少需要5至10年的积淀。

这意味着,培养一名儿科医生至少要花8至10年时间。

对于医院来说,时间成本只是其中一项,还有一项是经济成本。从他所在的医院来看,每选送一名非儿科专业的医生到大医院进行规范化培训成为儿科医生,把培训费、住宿费、生活补贴、交通费和五险一金等算齐,每个儿科医生的培训成本有16万至17万元。

netease 本文来源:华西都市报 责任编辑:zh-luofs
网友跟贴 0人跟贴 | 0人参与
网友跟贴 0人跟贴 | 0人参与 | 手机发跟贴 | 注册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立场。

网易河北诚聘

回顶部

© 1997-2015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