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广东 > 正文

一天下来,感觉脸不是自己的 | 清远医生自述武汉"战疫"故事

2020-02-14 09:20:15 来源: 清远日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实际工作与练习有什么不同?方舱医院内工作环境如何?

……

2月14日晚上20时许,清远市人民医院呼吸内科医生刘峰接受记者视频连线采访。

作为清远首个被安排进入方舱医院的医生,刘峰说感到非常意外也很幸运。“除了小学一年级拿过第一,之后都没拿过第一了,这次感觉自己很‘幸运。”其实,刘峰还有一个第一:第一个接触清远第一例患者的医生。

穿上防护服,6-8小时内不能吃喝

记者:您进入方舱医院开展救护工作多长时间?主要在里面做了哪些工作?方舱医院工作环境如何,里面有多少病患,每名护士需要照看多少名病人?

刘峰:我从昨晚8点到凌晨2点开始进驻东西湖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工作, 第一天工作了6个小时,不包括穿脱防护服的时间。医院分为A、B、C三个区,自己在C区,接诊的都是轻症患者。

目前我所在的东西湖武汉客厅方舱医院撤了原来的一部分医护人员,可能是要开辟新的方舱医院,要去支援。基本上由广东医疗队接管了,5到7个医生负责一个舱室 ,一个医生负责80个患者。

记者:前两天有新闻报道看到有轻诊患者在方舱医院里跳广场舞,你们进去后看到医院里患者情绪状况如何?跟患者沟通起来顺利吗?

刘峰:医院物资充足,患者情绪都比较好,还有患者在里面做些运动,比如跳跳广场舞。前几天,武汉方舱医院内,护士带领轻症患者跳广场舞。真心佩服她们,穿上防护服,带上n95口罩,行动不便,呼吸困难,还能跳广场舞,证明身体素质倍儿好。

穿上防护服,6-8小时内不能吃喝与上洗手间,一开始,说话比较急,或者走路比较快,或者要活动,都是比较费劲的。但医院整体环境和设备不错,有饮水机、空气消毒机等,比想象中的好很多。

“方舱医院”内景。

一天工作下来,感觉脸已经不是自己的

记者:完成当天任务出来之后,医护人员是跟队友们住在一起还是说需要另外隔离居住?

刘峰:清远医疗队抵达武汉后,主要是通过清远医疗队队长向镜芬与外界联系。根据安排,接下来等清远医疗队的医护人员都到位后,我将与清远首批援鄂医疗队队长向镜芬,还有5个医生接管同一个舱室,同一个班次。这样,就不用彼此间相互隔离,可以面对面交流。由此可见,这边医院安排得比较合理与方便。

医疗队队员所住的房间也要进行分区,分为清洁区、半清洁区、污染区和消毒区。

记者:实际工作过程中与你们前两天在练习穿防护服时有什么不同吗?大家目前情绪如何?有跟家人联系吗?

刘峰:前线的工作节奏紧张,一天工作下来,感觉脸已经不是自己的脸。大家都会想方设法在脸上变红或者疼痛的位置贴上水胶体敷料等药物,以缓解脸上的疼痛。

目前我们面对的同一类疾病,有那么多专业的医生,专业上不成问题。但家人是自己的软肋,最怕的就是家人担心。每天会简短地与家人报一声平安,今天还与太太打了电话。明天8点就要进入医院上班,上班前会发条信息给太太,跟她说一句情人节快乐。

武汉还有很多人需要我们去关注

记者:接下来,清远可能还会继续派出驰援湖北的医疗队,对接下来要出发的团队,你们有什么经验可以传授的吗?

刘峰:今天在微信群里看到以前连山人医的同事也报名了驰援湖北,我觉得,只要熟悉防护用品的穿脱步骤,就问题不大,关键是要掌握防护技能。

今天在医院,一名医生同事让我帮忙看影像报告。患者是一名年轻人,从影像报告上看,基本上可以确定是新冠肺炎,但目前还住不进医院。我觉得这是典型的聚集性发病,这个小小的例子,让我觉得武汉还有很多人需要我们去排查,去关注。

记者了解到,大年初二,刘峰因近距离接触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患者,而自行在酒店隔离,但在隔离期间,刘峰医生并没有闲着,一直在网上为患者提供关于新冠肺炎的咨询。

刘峰前两天还提交了入党申请书。“接下来,我会与党组织密切靠拢,这样更能发挥团体战斗力。”

21时许

清远首批援鄂医疗队员,清远市中医院护士黄华英接受记者视频连线采访。

明天就要单独上班了

记者:您进入方舱医院开展救护工作多长时间?主要负责哪些工作?团队接下来的工作是?

黄华英:我今天6点多起床,7点出门,8点正式上班,但今天没有进舱,而是在外围。今天整个广东队抽出四名护士长去了解外围工作职责,因为明天就要单独上班了。

(注:外围工作主要是一些后勤保障,需要协调能力,沟通能力等综合能力较强的人员。)

另一名队员、清远市中医院的护士殷代龙明天凌晨1点即将进舱,其他人员的排班也会很快安排。广东医疗队将全面接收C舱,明天广东队全体医生上岗,护士的安排待定。

为了更好地防止感染,黄华英剪了三次头发,最后把自己的长发剪成了寸头。

剪了3次头发,最后剪成寸头

记者:实际工作过程中与你们前两天在练习穿防护服时有什么不同吗?

黄华英:因为出发时准备时间仓促,很多东西没带。一天下来,护目镜、口罩等防护用品压得脸生疼,但自己连基本的护肤品都没带,感觉自己已经成了一个“黄脸婆”,只能用上了男医生的“甘油”护肤品。

在脸上变红或者疼痛的位置贴上水胶体敷料等药物,以缓解脸上的疼痛。通讯员 供图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其实一开始觉得好不容易留的长发,舍不得剪。第一次剪的时候剪到齐肩,但穿防护服的时候,发现还是不够短,会有静电。然后又剪了一次,但觉得还是不够短,最后剪了个寸头。

黄华英说,自己头发剪掉,没有哭,但是帮其他伙伴剪发的时候,哭了。因为觉得自己怎样都没所谓,但其他姐妹都是花样年华,长发剪掉很可惜。

在武汉,在这决战疫情的关键时刻,清远援鄂医疗队,或无私、或催泪、或英勇的一幕幕,温暖了这个寒冬。前方,清远医疗队队员们的战斗仍在继续,让我们一起为他们加油,祝福他们!期待他们早日凯旋。在这里,我们也衷心祝福武汉、祝福湖北,早日战胜疫情!


刘广凤 本文来源:清远日报 责任编辑:刘广凤_QY03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

无需专业背景让你画作拿得出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